彩票app下载

  • <tr id='tMfHmK'><strong id='tMfHmK'></strong><small id='tMfHmK'></small><button id='tMfHmK'></button><li id='tMfHmK'><noscript id='tMfHmK'><big id='tMfHmK'></big><dt id='tMfHmK'></dt></noscript></li></tr><ol id='tMfHmK'><option id='tMfHmK'><table id='tMfHmK'><blockquote id='tMfHmK'><tbody id='tMfHmK'></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MfHmK'></u><kbd id='tMfHmK'><kbd id='tMfHmK'></kbd></kbd>

    <code id='tMfHmK'><strong id='tMfHmK'></strong></code>

    <fieldset id='tMfHmK'></fieldset>
          <span id='tMfHmK'></span>

              <ins id='tMfHmK'></ins>
              <acronym id='tMfHmK'><em id='tMfHmK'></em><td id='tMfHmK'><div id='tMfHmK'></div></td></acronym><address id='tMfHmK'><big id='tMfHmK'><big id='tMfHmK'></big><legend id='tMfHmK'></legend></big></address>

              <i id='tMfHmK'><div id='tMfHmK'><ins id='tMfHmK'></ins></div></i>
              <i id='tMfHmK'></i>
            1. <dl id='tMfHmK'></dl>
              1. <blockquote id='tMfHmK'><q id='tMfHmK'><noscript id='tMfHmK'></noscript><dt id='tMfHmK'></dt></q></blockquote><noframes id='tMfHmK'><i id='tMfHmK'></i>
                ?
                當前位置:首頁 > 媒體之聲

                媒體之聲

                陳來呼籲建立全球化時代“多元的普遍性”

                信息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2-14
                字號:/

                    “全球化為東西方文明的進一步交流提供了新的機遇,一方面,有可能從根本上改變300年來東西方文化失衡的狀態,另一方面,全球化也可能加劇非西方文明的衰亡。”陳來近日在獲得第四屆“會林文化獎”時提醒人們警惕這個問題。

                  從“新中國的第一位哲學博士”到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院長,陳來始終都在堅守中華民族的主體性,主張“化解傳統與現代的緊張”,倡導重新發現傳統文化的價值。“會林文化獎”頒獎詞這樣評價陳來:“當今最優秀的中國哲學史家、思想家之一,儒學研究領域的旗幟性人物……他守望歷史、關註現實,對傳統文化的現代價值有著深切的關懷和擔當意識,為中國文化的復興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在陳來看來,全球化的討論和現代化的討論有些類似:比如,在中國近代化初期的啟蒙運動中,是“西方VS東方”;在現代化理論中,是“傳統VS現代”;在全球化論說中,則是以“全球化VS地方性”。

                  這裏所說的地方性,不是指人類學家所說的部落的、小區域的地方,而是指非西方的大文明傳統,如印度文明、中國文明、阿拉伯文明等,陳來指出:“可以說,全球化已經顯現出一種趨向——誰在經濟政治上有力量,誰的文化就有可能覆蓋其他文化。”

                  從哲學的角度講,一個事物被全球化了,表明此事物具有可普遍化的特質。在早期現代化過程中呈現出的“西方化”,是把西方文化看成是普遍主義的,把東方文化看成特殊主義的。陳來指出:以這種觀點,“只有西方文化及其價值才具有普遍性,才是可普遍化的,而東方只有特殊性,是不可普遍化的。這樣的觀點運用於全球化,就是以‘西方’去‘化’全球,從而實現‘全球化’。”

                  陳來並不贊成“西方化全球”的觀點,相反,他從儒家的思想立場出發,針對現代化理論,強調古代的智慧仍然具有現代意義;針對全球主義,陳來強調東方的智慧同樣具有普遍價值——更明確地說,陳來是在強調文化傳統、特別是非西方的文化傳統,仍然具有普遍意義和永久價值。

                  陳來具體這樣闡述:人類不管生活在什麽樣的工業技術時代,其最直接的生活秩序都是地方性的,比如人類所要求的道德秩序,是由地方性文化來承擔的,宗教信仰也是由地方文化來承擔——從來沒有、未來也不可能有一個全球宗教可以取代一切地方性宗教。

                  陳來說,一方面,多元化的道德體系和宗教系統是世界現實,另一方面,地方性和普遍性也不是絕對排斥的,地方文化也可以具有普遍性,也可以普遍化。

                  陳來以佛教和儒家文化為例,說明全球化與地方化並不是截然兩分的,而是互相滲透、互相轉化的。陳來說:“佛教也好,儒教也好,在歷史上都早已不是純粹的地方文化,而是隨著傳播的可能性不斷擴展,先在東亞取得世界性,並在近代向更大的世界性展開。這種傳播的擴大本身就說明了東方的佛教和儒家具有可普遍化的性質。”

                  正因此,早在十多年前,陳來就提出必須嘗試建立起“多元的普遍性”觀念。

                  美國社會學家羅伯森在其《全球化:社會理論和全球文化》中,提出了“普遍主義的特殊化”和“特殊主義的普遍化”,這就是全球化的互補性雙重進程。

                  普遍主義的特殊化,即我們常講的“普遍真理與(當地的)具體實際相結合”;特殊主義的普遍化,則是指對特殊性的價值和認同,越來越具有全球普遍性,只要各民族群體或本土群體開放地融入全球化過程,其族群文化或地方性價值同樣可以獲得全球化的普遍意義。

                  按照羅伯森的互補性雙重進程,這種普遍和特殊其實只有時間的差別。陳來說:“近代以來,西方較早地把自己實現為普遍的,東方則剛剛開始。但精神價值的內在普遍性,並不決定於外在實現的程度。”在陳來看來,東西方的精神文明和價值都具有“內在的普遍性”,而能否實現為外在的普遍性,則需要很多外在的歷史條件。

                  陳來說:“在精神、價值層面,必須承認東西方各文明及其價值都具有普遍性,都是普遍主義,只是它們之間互有差別,在不同歷史時代實現的程度不同。正義、自由、權利、理性、個性是普遍主義的價值;仁愛、平等、責任、同情、社群也是普遍主義的價值。”

                  陳來指出,今天,只有建立起全球化中的“多元的普遍性”觀念,才能使全球所有文化形態都相對化、平等化,進而交流對話、互補互鑒。”在這個意義上,如果說在全球化的第一階段,文化的變遷具有西方化的特征,那麽在第二階段,則可能是使西方回到西方,使西方文化回到與東方文化相同的相對化地位。

                  “從哲學上講,以往的習慣認為普遍性是一元的,多元即意味著特殊性;其實多元並不必然皆為特殊,‘多元的普遍性’是否可能及如何可能,應當成為全球化時代哲學思考的一個課題。”陳來說。

                國務院全民彩票

                主任:王仲偉
                副主任:王衛民趙冰張彥通

                中央文史研究館

                館長:袁行霈 館長致辭
                副館長:馮遠

                參事 館員 特約研究員

                所屬單位

                ?